苗某的小舅子张某在老家盖房子 江苏盐城渔船相撞 跳江自杀被蛇吓回

村主任做假药派小舅子散货 8年间赚160万河北一村主任从村里老人处学得治哮喘的土方子,自己买药粒磨成药粉,把小舅子派到抚顺做物流中转,假药专卖东三省。线下、网上发小广告,到处宣传治哮喘“神药”,村主任8年就赚了160万,尽管村主任已经入狱,但这种“神药”网上依然能搜到。 35万余盒假药 涉案金额4400多万 村主任学土方做假药苗某是河北省沧州市沧县一个村的原村委会主任,2002年苗某从村里一位老人处学得了一个治疗哮喘病的土方子,没多久,老人去世,苗某把方子据为己有,寻思着用这个方子赚钱。从2004年开始,苗某开始用这个方子制作假药出售,苗某从药房购买大量的土霉素、甘草片、安定、扑尔敏、强的松、川贝等,这些药一次购买就是四五十万粒。买回来后,苗某按照一定的比例装进麻袋,然后运到风化店镇一户加工坊里,由于苗某当时是村委会主任,村民也不敢说什么,以一麻袋五元钱的价格把苗某拿来的药粒磨成药粉。苗某给这些医治哮喘的药起名叫“平息散”、“正根咳嗽散”,装成胶囊就叫“平息散胶囊”和“正根咳嗽散胶囊”。这些药,粉末的每包重约20克,成本3元左右,每包卖6元;胶囊每瓶40粒,成本6元左右,每瓶卖12元。每次把药粒磨成药粉拿回家后,苗某就和妻子一起给药粉装包,俩人一天能装2000包左右。苗某听说东三省患有哮喘病的患者很多,就通过到东三省一些城市雇人发放小广告或者口口相传在东三省卖药,如果有患者想买药,就通过小广告上的电话联系苗某,然后苗某从河北把药邮寄过去。除卖自己制造的假药外,苗某还从其他人手里购置过假药,加价出售。小舅子来抚顺当中转后来由于沧州市当地对销售假药查得特别严,苗某就把卖药窝点转移到了抚顺,2004年,苗某的小舅子张某在老家盖房子,跟姐夫苗某借了5万元,为了还债,同时也为了躲避超生罚款,张某在苗某的建议下来到抚顺。苗某在抚顺市葛布地区给张某租了一个平房,由张某在抚顺市到处发放小广告,小广告上有苗某的联系方式和银行账号,如果有人想买药,直接去邮局给苗某汇款,然后苗某把药发给在抚顺的张某,再由张某把药交到客户手里,如果有东三省其他城市的顾客要货,也是由苗某把货发给张某,再由张某把货邮寄给客户,每年苗某给张某1万元工资和5000元活动经费,其他收入都被苗某收入囊中。后来邮递方面管理越来越严格,要求张某邮寄货物时必须提供营业执照等证件,苗某又做了一个假冒的营业执照和两个公章给张某送过来。随着网购兴起,张某又把小广告做到了网上,从网上招揽客户,增加客流量,2004年到2012年这8年间,苗某制销假药非法收入总计160万元。警方搜索张某在抚顺的住所时,从其屋内搜出尚未来得及发货的各类药粉1600多包,胶囊15000多粒。近日,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苗某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与原判刑罚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张某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平息散”早被国家禁售记者查询后发现,早在2002年12月30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下发了《关于开展严厉打击制造邮售假药违法行为专项活动的通知》,其中重点点名了苗某出售的这种“平息散”。另据华西都市报2003年7月8日报道,2003年7月2日,重庆市梁平县一男孩在梁平县礼让镇益农供销有限责任公司西药一门市,花3元钱购得“平息散”一袋(20g/袋),结果其父服用后仅5分钟时间就死亡。尽管这种假药已经被多次点名,但是记者上网搜索“平息散”后发现,搜索结果中仍然能看到大量这种假药的宣传、咨询和互动。除了直接发布出售“平息散”的广告外,制假者还利用贴吧、博客等平台,自己建立一个小号,以咨询这种药哪里有卖的方式,在帖子中宣传药效,然后再用别的账号“跟帖”回复,留下销售电话或者QQ号。第三方平台售药已叫停2014年12月23日,阿里巴巴、京东商城、一号店相继获得了互联网药品交易A证,可以进行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今年8月1日起,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期结束,天猫医药馆等将停止药品在线交易。记者登录天猫医药馆,搜索治疗肝炎的处方药恩替卡韦,结果发现,原来的“购买”选项改为“提交需求”,选择“提交需求”后要提供手机号和处方照片,订单显示交易无法在网上进行,需要在线下进行货到付款。同时在“提交需求”的选项下面,天猫医药馆特别注明:“该药为处方药,建议你去医院就诊或凭医生的处方到就近的药房选购”。有第三方网站资料统计,2015年互联网药品销售额达32亿元,但据商务部发布的《2014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仅2014年,我国药品流通行业销售总额就达到了1.5万亿元,从数据中能够看出,市民的主要购药方式还是以线下为主。相关的主题文章: